-藤县人民政府网
当前位置: 主页 》  》

藤县人民抗战事迹

日期:2015-09-02 11:09 来源:县诗词学会 作者:温建有
   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,藤县与全国各地一样组织开展过大量的抗日战斗,现将藤县的主要战事简述于后:
    一、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在藤县的暴行
    1944年,处于穷途末路的日本侵略军大举进犯广西,企图打通中国大陆的南北交通线,以便继续控制整个印度支那和东南亚各国,建立“大东亚共荣圈”。随着日本侵略军对藤县的占领,对藤县人民实行惨无人道的法西斯统治,抢劫、破坏百姓财物,人民群众的基本生存条件遭到极大破坏,生活、生命没有任何保障,民不聊生,灾民遍地,哀鸿遍野,社会生产力衰落贻尽。农业方面,由于青壮劳力为避免日军的掳掠而纷纷外逃,导致劳动力不足,农业投入大大减少,大量土地荒芜,粮食产量急剧锐减;工商业方面,手工业大部分关闭,少数惨淡经营者也处于半停产状态;市场萧条,17个墟市处于瘫痪状态,商店纷纷关门,朝不保夕,岌岌可危,全县经济趋于崩溃。
    日军占领藤县期间,奸淫掳掠,无恶不作。进入藤城时,逐家逐户进行搜查,凡是闭门者一概砸烂。县城各机关及街道铺户,以至附近各村居民的门扇铺板、楼栋、桁条等,多数被日军拆去搭浮桥。两次暴涨,浮桥被水冲去。未被火烧的铺户,无门遮拦,十室九空。日军为了解决食物的困难,经常到县城附近的古达、金鸡、老鸦塘、蛇岭、雅瑶、潭东等村搜劫。
    1944年9月27日(农历八月十一)下午五时,日军入侵太平镇,肆意砸烂各商号铺户之门,劫掠食物,抢掠牲畜家禽;枪杀4名赶圩的农民,抓去数名妇女,脱光衣服,集体轮奸。一名30岁和一名60余岁的妇女,被轮奸后死去;同德号一名60多岁的商民张兰湘,被日军打死后吊在南天楼门前的树上。当日晚上八时许,日军纵火烧街,先从德胜街达生粉店烧起,波及左右:左边烧至黄屋;右边烧到屎巷,约20家铺户成了灰烬。接着四处放火,圩心亭周围除南面个别铺户幸免外,东、西、北三面全部烧光:西面从德胜街横巷(即现通太平高中的横巷)直烧至上元街四和昌杂货店,包括南天楼酒家、太平镇商会及利安号等六、七十家铺户,全部烧光;北面包括岑楠记、滨兴号、一品香等百余铺户,以及东面的从德泰米粉厂至义利号,包括天福堂、董谦德号等百余家商号,也被烧光。居民前去救火,日军开枪扫射。
    9月20日,日机三颗炸弹投落蒙江镇,谭光昌之妻胡氏,以及大良村梁拨信等5人被炸死,有一颗炸弹带着小降落伞挂在居民朱四后院的果树上,朱四拆伞时被炸死。日军进驻蒙江镇后,抓去数名妇女,集体轮奸, 一名妇女被强奸至死。
    9月28日(农历八月十二),日军侵占石桥乡,宿营于石桥乡公所和荔枝村的日军,多次窜犯附近的石桥、河村、大塘、十里、都竹、志成、务伦等村抢劫食物,并开枪打死村民吴积宗、吴积敏、卓胜新、韩某等人,打伤吴光文、邓表植、林桂才等十余人;抓到妇女数名,集体轮奸;抓去10余名男人,强迫为其做磨谷、舂米等苦役。
同日,午夜时分,日本侵略军突然入侵糯垌圩(今属岑溪市辖)捉去10多名妇女进行强奸,连七十多岁的彩利婆婆也不能幸免;另有20多名男子被捉去强迫做苦役,稍有不从者,当场杀害,居民李鸿祯被用辣椒汤灌肠后,吊死在大树上。
    9月29日,日军进犯三堡圩(今属岑溪市辖),抓到一批妇女和少女,进行强奸,李甫南之妻不从而逃走,被开枪打中成重伤;有十一个村民被集体枪杀,陈尸于雷塘坪上。
    9月29日(农历八月十三),和平至蒙江河道间的船只被飞机轰炸,船沉数艘,死伤多人。停泊在蒙江石眼洲、牛马滩、马星渡口等处的多艘驳船、油船、电船,全被炸毁沉没。
    10月6日,日军在金鸡圩附近乡村抓到10多名妇女,进行轮奸;抓到20多名男子,捆绑于关塘村和葛麻村边的松树下,然后强迫做苦役或引路。驻金鸡的日军多次窜到秀安、大坟等村劫掠食物,开枪打死村民周立瑞等数人,打伤岑德才等3人。日军路过腰古木坪村时,用刺刀刺死刘三的儿子。日军攻打鸭塘村底庙里的自卫队时,打死村民李祖伟和李祖豪妻陆氏,李三德被打伤后抢救无效而死去。日军在陶垌村几天内还打死了往来的村民李祖界、陆义甫,以及北冲的李五,旺国的梁义较。
    10月13日(农历八月廿七)日军包围金鸡乡社山咀村,围攻10多个小时,枪杀村民7人,包括梁礼庭一家三口(儿子梁沃冠、儿媳妇黄氏)、梁沃均、梁沃全的母亲黄氏、梁沃魁的母亲莫氏以及梁恒全等,打伤梁志荣,抓去梁富荣;纵火烧村,全村数十间房子,除了一座青砖炮楼和一间附屋外,其余全被烧光,家产全毁,还烧死大猪七头,鸡二百多只,稻谷五万多市斤。
    同日,驻霞岭(丽新)村的日军,劫掠了芝麻瑯村大猪两头,物资一批,接着迳向界头、大村抢劫,在水简头处,开枪打死村民覃天。
    10月某日,驻赤水的日寇围攻待村,抓去一批妇女进行强奸;抓去一批男人充当挑夫;抢走了一大批物资。
10月某日,日军窜经纯平沐浴村时,开枪打死潭东村民胡其谋、胡英连、胡家耀等人;一次围攻潭东村时,打死村民罗洪庆,打伤胡裕祥、胡文才;焚烧了村外晒场边的几间禾寮、数万斤稻草和三万斤稻谷。
1945年5月13日晚,日军从蒙江乘船而下,登上鸡谷山顶,突然向县府和自卫队、保安队等处开炮,打死打伤队员10余人。
    据《广西省境内敌军部队长罪行摘要》(中华民国卅五年四月广西省政府统计室编)记录:日军到了藤城城郊,就强拉走一名壮丁的妻子,然后将其夫剥皮丢入圈内,二日后才死去。
日本侵略者在藤县的行径,是反人类的行径,是禽兽不如的行径,是人神共愤、惨绝人寰的行径!
    二、日军侵藤暴行、藤县抗日成果
    1944年9月27日,日军攻占太平;10月4日,县城沦陷。日军的入侵,使老百姓雪上加霜。不少群众拖儿扶老,逃离家门,钻进荒山野岭,过着风餐露宿、颠沛流离的生活。日寇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奸淫妇女,无恶不作。
    在日寇侵占藤县长达9个多月的时间里,对藤县人民实行惨无人道的法西斯统治,抢劫、破坏百姓财物,致使人民群众的基本生存条件遭到极大的破坏,生活、生产没有任何保障,民不聊生,灾民遍地,哀鸿遍野,社会生产力破坏贻尽。农业方面,由于青壮劳力为避免日军的掳掠而纷纷外逃,导致劳动力严重不足,农业投入大大减少,造成大量土地荒芜,粮食产量急剧锐减。工商业方面,手工业者大部分被迫关闭,少数惨淡经营者也处于半停产状态。市场萧条,17个圩市处于瘫痪状态,商店纷纷关门,朝不保夕。在邮电、金融、公共事业、文化教育等方面也遭受重创,全县经济处于崩溃状态。日寇的入侵,给藤县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极其重大的损失。
    据《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稿?对日抗战时期》第二编,作战经过(四)《各县人口伤亡统计表》233页记载,以及藤县史志办公室2007年根据全国党史系统统一布置完成的课题“抗战时期藤县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成果”确认,藤县人员伤亡情况为:直接被日寇杀害1352人;染病死亡2448人;受重伤240人;受轻伤760人;因战患病11200人;失踪2700人。财产损失情况为:1、直接财产损失:土地527.87公顷;房屋5982间,价值73.5万元粮食类共计损失41020.6万元,其中稻谷989.635万公斤,价值33525.5万元,大米118.39万公斤,价值5418.6万元,杂粮527.14万公斤,价值63905.5 万元,食油类49.35万公斤,价值15156. 2万元;运输工具11906辆,价值13899.6万元;木材121390万元;银元507237万元;纸币99818万元;机关员役财产损失5007万元;金银首饰27595件;服装396890件;农具62283件;家禽150823万羽;家具963751件;桥梁31座;公路1083公里;电话45台;烟叶11.83万公斤;花生274.51万公斤;药材298.49万公斤;鲜鱼8942.5公斤;果树9395株;油茶林 2335.73公顷;民营矿场23个。此外,还有间接损失427084.1万元,其中民间损失413985.6万元,机关团体损失13098.5万元。(以上货 币指民国币)
    日寇的暴行,激起了全县人民的无比愤恨,从而纷纷自发组织起来开展抗日斗争,充分体现了藤县人民不屈不挠、视死如归的英勇气 概。太平、和平、濛江、金鸡等乡(镇)、村的自卫队,敌寡我众时,单独袭击入侵的日寇;敌众我寡时,主动联合起来,集中人力武器共 同伏击日本侵略者,从北到南,从村庄到乡镇,均给予日本侵略者以重创。据不完全统计,藤县人民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,打死日军官兵110多人,打伤200多人,俘虏3人,缴获六五步枪110多支、子弹600多发,以及战马、夜光表、望远镜等战略物资一大批。此外,盟军飞机还在我县濛江上空击落入侵的日军飞机5架。
    抗日战事
    民国33年(1944)秋,日军侵入广西,9月27日(农历八月十一日)攻占太平镇,10月4日(农历八月十八日)侵入藤城。为控制西江运输补给线,日军在藤城、赤水、濛江组织汉奸“维持会”,委黄济汉为藤城伪维持会长,文柱荣为赤水伪维持会长,黄树森,黄金华为濛江伪维持会长。日伪维持会成立后,强迫市民使用日钞(储备券),开设烟赌,抢掠妇女,激起民众自发的抗日斗争。民国34年8月5 日(农历六月二十八日),日军退出藤县。
    濛江空战
    民国33年6月,日机20多架从广州沿西江入境,时平南丹竹机场有盟军战斗机9架,悉敌机迫近梧州,即升空隐蔽在濛江云层中,待日机飞至,从高空俯冲突袭,日机猝不及防,被击落5架,2架坠落平南赤泥等地,1架坠落藤县 大沙区的大茂山脚,1架坠落大沙区东旺村边的山上,1架坠落赤水 村。
    金凤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,一路日军经藤县古龙、太平奔袭盟军的丹竹机场。9月26日太平镇商民自卫队派出侦探员梁宝华往古龙侦探,发现日军已逼近古龙,即电话报告太平商会,太平镇自卫队54人当天奉命开往古龙,在金凤大界顶布防,次日中午,日军先头部队闯入伏击圈,自卫队副队长黄金亮即令开枪射击,战斗十分钟,日军用钢炮轰击自卫队阵地,自卫队不敢恋战,绕道撤回太平。
    太平镇石子岭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金凤阻击战的当天下午,日军尖兵达太平镇东面石子岭,布防于此地的太平镇各街自卫队即与日军展开战斗,激战1小时。自卫队员吴亚景阵亡,余效才负伤,因力量悬殊,即渡勒竹河往西撤。6时许太平镇沦陷,日军杀害不及逃避的民众4人,强奸妇女3人。8时,日军焚烧达生等铺户,后烧上元、正东、德胜街的一百余间商店。
    务伦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9月28日下午时许,日军进务伦村抢掠,被韦振林、韦颂生等十多名自卫队员阻击,事前埋伏在大平岭嘴等处的志成、九都、竹园等村自卫队员奋起围攻,日军借茂密的芋叶掩护逃跑,是役毙敌1名,自卫队员区志和阵亡。
    荔枝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9月下旬,日军占据石桥乡公所及荔枝村后,四出抢掠,日军3名窜入大塘村安合楼,被自卫队击毙1名,击伤2名。另一股日军窜入河村,被民众击毙2名。次日日军数十名来报复,自卫队在覆船岭与日军展开激战,伤敌多人。
    九都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9月30日中午,12名日军押民夫路经志成村十字路口,被志成、荔枝、座垌等村自卫队堵截,日军折回九都村,又被包围,交火3个多小时,毙敌6名,伤多名,后日军获救援才逃脱。是役自卫队员吴积宗、吴积敏、卓胜祥阵亡,关光文等3人受伤。
    南塘村抗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1日日军进南塘村抢掠,被自卫队伏击。2日凌晨,驻平南大安镇日军百余人包围南塘,进村报复,村中自卫队与敌激战,毙伤日军7人,因武器低劣,战斗3小时后自卫队突围。3 人阵亡,8人受伤医治无效死亡,30多名群众被俘,其中10人被杀害,20多人逃回。 .
    大塘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10日,日军300多人从平南赤泥埌进犯石桥乡座垌村及大塘村安合楼,两村自卫队凭坚固炮楼阻击,毙敌2名。次日日军百余人来犯,又被击毙5名。10月20日,大队日军第三次来报复,自卫队坚守炮褛,日军用大炮轰击,安合楼正门旁被打穿,适木依、座垌、石桥、河村等自卫队赶至参战,日军撤走。
    山口村伏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12日下午时,日军20多名押民夫50多名运送从太平镇附近村庄抢劫的物资回濛江,路过山口村时,遭自卫队伏击。官罗、敬廉、新良、都坡等村自卫队数百名支援,毙敌5名,伤多名,夺回被掠的物资,战至天黑,日军逃回濛江,自卫队和群 众阵亡5人,伤1人。翌日,日军大队从濛江来报复,群众和自卫队退入山中。
    座垌村战斗
    民国33年10月,日军200多名侵犯石桥乡座垌村,当地自卫队和梧州盐务局疏散下来的武装人员,以坚固的炮楼掩护,奋勇抗击,战斗6小时,击毙日军10多人,其中军官1人,缴获夜光表1块、望远镜1付、指南针1个、手枪1支,指挥刀1把。10月20日,日军数百名从平南丹竹进村报复,将该村包围,以轻机枪及小钢炮轰击,日军强迫被俘之农民韦五打着旗到村中送信,要与自卫队谈判,并威胁不达目的要毁灭村庄,村民吴燊廷害怕房屋被毁,遂动员40多人出村和日军谈判,他们被骗至九都村时,31人被日军用刺刀刺死,后放火焚尸,数人被捉去当挑夫,2人逃脱。
    社山咀村战斗
   民国33年10月13日,日军40多人于凌晨4时包围社山咀村,自卫队长梁礼廷指挥队伍20多人与日军激战,至当天下午时,毙日军4名,伤多名,队长梁礼廷一家3口(儿子梁沃冠、媳妇黄氏)被杀害,另有两名妇女在突围中被杀害。
    霞岭自卫队杀敌
    民国33年10月13日,驻霞岭(丽新)村的日军3名窜入界头大 村劫掠食物,霞岭乡驻三所洲自卫队30多人出击,日军被全歼,自卫队员覃天阵亡。
    和平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18日,驻平南丹竹一带的日军百余人,押30多民夫入和平圩抢掠,被和平圩及周围村庄自卫队阻击,日军弃物逃走,在燕子山被击毙2名,伤多名,村民陈荣业阵亡。
    高村伏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23日,日军50余人,由濛江敌伪维持会头目黄金华引路,向和平圩进犯,路过高村被自卫队阻击,战斗3小时,毙日军1人,伤多人。
    覆船岭杀敌
    33年10月24日,日军入犯民生村,在覆船岭被自卫队截击,毙敌5名,伤多名。村民黎胜分用大刀劈死敌军官1名后中弹阵亡,陈亚九负伤。
    大坟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,日军三次侵犯金鸡大坟村,均被自卫队击退,伤多人,抢劫的物资也被自卫队夺回。
    潭东村战斗
    民国33年10月,驻藤城日军先后三次入潭东抢掠,均被自卫队击退,毙敌1名,伤多名。潭东自卫队阵亡4人,受伤2人。
    双德村自卫队杀敌
    民国33年10月间,濛江双德村朱保藩、朱秀彩率村自卫队经常在三均塘、桥四垌、龙樟界、江口咀、泗洲尾和凤村界伏击日军,共击毙日军19名,击伤多名,打死日军战马2匹,缴获短枪1支、掷弹筒1个、炮弹10余发,自卫队朱宇鸿、朱绪鸿阵亡。
    莲垌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,日军40余人入侵濛江莲垌村,自卫队据壕防守,并埋伏河中迎击,激战1小时,毙日军5名,生俘3名,日军溃退,自卫队岳亚松、庄祐泰阵亡。
    旺简村阻击战
    民国33年10月,日军入太平旺简村抢掠,驻大坡的太平商民自 卫队与旺龙乡、留利乡自卫队联合阻击,毙敌2名,下午日军被击溃。自卫队员吴华昭、韦季武受伤,村民黄兴祥遭杀害。
    白沙村民杀敌
    民国33年12月13日,驻濛江日军数十名侵犯和平白沙村,邓汉强在文笔塔上用机枪迎击,毙敌2名,附近各村自卫队来援,对敌展开包围,日军退回濛江,自卫队员黄超伦阵亡。(以上资料由藤县革命老区促进会提供)